首页 >> 我想你 >> 我想你(目录)
大家在看 老师总爱我 和亲荒yin记 高门玩物 舒窈纠兮 www.n2qq 我的女儿为什么 画风浓烈(禁断不伦很污慎入) 言教授,要撞坏了_御宅屋 18禁真人秀游戏 竹马哥哥太强悍_御书屋 就爱X坏爸爸_御书屋 
我想你 溪夕汐 -  我想你全文阅读 -  我想你txt下载 -  我想你最新章节 -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

nPo18.cOm 第141章 大结局:疯狂性爱

上一章 目录 用户书架 下一章

如本站不能访问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9shuyuan.net

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 作者:溪夕汐

nPo18.net 第141章 大结局:疯狂**

他们没在酒店乱来,而是决定先回家里,城市的夜晚灯火辉煌,浓墨重彩,而陶软坐在车后座,却看不清窗外的半点风景。

只因此刻顾之洲跪在她的裙摆底下,分着她的腿,用嘴唇肆意亲吻她的**。

前面的挡板升着,司机看不到他们的荒唐,可陶软却仍旧捂着唇,不敢泄出一丁点的呻吟。

她已经湿透了。

顾之洲用唇舌玩弄她的阴蒂,从蒂头一路舔下去,把她花道吸的啧啧有声,最后辗转到了穴口。

她的水儿含不住了,被顾之洲稍一剥开穴肉,就源源不绝的涌入,再尽数被顾之洲吃进口中。

太舒服了。

陶软骚浪的不得了,爽的想尖叫,却还是压抑着呻吟,仰着脖颈,咬着嘴唇,不让自己浪荡地喊出声音。

“嗯~”

陶软很快就**了。

她花道抽搐,穴肉颤抖,骚汁淫液多的只差没飞射,可顾之洲没有放过她,还并拢了两根手指强势捅开她刚刚**的穴,把舌头强硬地送了进来。

他的动作并不温柔,可舌头却那么软,柔软的舌苔舔过她敏感的内壁,以至于陶软还没从上一轮的**平复,就被送入了新的浪潮里颠簸。

可她怪不了顾之洲,她也好喜欢,她也好舒服,她甚至不受控制地扭动腰肢,被顾之洲的舌头又送上了好几次**。

“阿洲……”

陶软甚至觉得不够,还想要更多,她在一片迷蒙里搭上顾之洲的肩膀,软着音调,不知廉耻的求欢:“还想要那个……”

车子却在这个时候停了。

“唔……”

“先下车,到家里就都给你,好不好?”

顾之洲抬眼看着他,深邃漆黑的眼眸里满是温柔,陶软无法拒绝,只能晕晕乎乎的点头。

陶软被顾之洲抱下了车,司机很快离开别墅,可他们却没能等到进屋,而是在紧闭的大门上就直接干了起来。

她的**太浪了,不等男人插入就淌着水儿,饥渴难耐地一收一缩,顾之洲的**也早就硬了起来,一等拉链拉下,被解放出,就直奔着那湿软的温柔地冲了过去。

他插进了她的嫩穴,用那狰狞赤红的巨物,用那根勃起粗硬的**。

“啊~”

顾之洲掐着陶软细瘦的腰身,不由分说地就**了起来,而陶软终于也可以不用忍耐,可以**出声。

“啊啊啊~阿洲、老公……你慢一点~我要受不住了……”

“软软的**这么欠**,怎么会受不住?”

“啊~啊~”

“不是我操的越快你越爽吗?”顾之洲把**抽出大半截,又用**抵着那软嫩的穴壁往里深深一捅,“软软太骚了,小逼又爱咬又欠操,我不这样操,怎么能让你满足?”

“啊~”

陶软回应不了他的话,顾之洲用**在她穴里挞伐,而她能做的回应,就是收缩着**吸咬,用柔软的穴道包裹着那巨物讨好。

因为她知道,这根东西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快乐。

他们从门口一路做了屋里,在清澈透亮的玻璃窗前,顾之洲抽出了**,把她按在地毯上,要她跪下去给他**。

“可是……”陶软看着那水淋润泽的**,模样为难。

“不想尝尝自己的骚水儿么?”顾之洲掰开她的下巴,把那刚**过她小逼的**不由分说地送了进来。

“唔……”

顾之洲今晚在**上格外强势,陶软没法拒绝,只能闭上眼,顺从地去舔那带着麝味儿的粗长巨物。

她尝到了自己的味道。

好羞耻。

顾之洲在她口腔里享受完,濒临射精的时候问她要射在哪里,陶软湿漉着眼睛抬眼,因为含着根巨物没法回应,就用行动给了他答案。

陶软转着舌尖,对着那马眼轻轻一吸。

顾之洲果不其然地射了,都射在了陶软嘴里,陶软伸出舌尖给他看,然后就吞了下去。

“谁把你教的这么骚?”顾之洲粗喘着气,眸色渐深。

陶软就握着他那半软掉的**,温温柔柔地给他舔,半羞半嗔:“除了你还有谁?”

顾之洲没多久就又硬了,这一次却没有直接插入,而是把她抱了起来,抱到了圆润的茶几角上,让她用那光滑的茶几角磨逼。

“好好蹭,蹭爽了就把大**喂你。”

可陶软刚被那根大玩意填满过,这会儿简单的蹭着边角怎么可能满足?不管她如何调整,都体会不到顾之洲用****她的那种快乐。

“阿洲,”陶软服软了,湿红着眼尾跟他撒娇,“我爽不到,你帮帮我,好不好?”

顾之洲看了她三秒,而后就将她抱了起来,带到了楼上。

“阿洲……”

“我帮你。”

顾之洲把她带到了落地镜前,分着她的腿,把她的小逼贴了上去,那镜面冰凉,软嫩的穴肉一接触到,就被刺激的收缩不停,陶软也呻吟不止。

“爽不爽?”

“啊……爽、好爽……”

别样的刺激让陶软得到了莫大的快乐,顾之洲抱着她,用镜面玩弄她的样子太过淫荡,她一睁开眼就能看到那个媚态横生且过于淫荡的自己。

“这就舒服了?那等下我**进去软软会爽成什么样?”

陶软被放到了洗漱台上,顾之洲分开她的腿,用**正面**入她的穴,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运动。

那一夜顾之洲很疯狂。

他们在家里的各个地方**,用了各种姿势,花样百出,极尽**,玩的最过分的时候,顾之洲甚至先让她对着镜子射了尿,然后又把满满一泡尿液射进了她的花穴,她的肚子被射鼓操大,失禁的感觉控制不住,一等**拔出那尿液就从穴口哗啦啦的流出。

后来陶软被操到哭。

不是因为疼,不是因为不喜欢,只是太过羞耻,羞耻的她要哭。

可顾之洲却吓了一跳,连忙抱着她哄,样子小心又温柔。

“软软不哭,不哭了,我带软软去洗干净,好不好?”

陶软攀附着顾之洲的肩膀,把唇放到了顾之洲耳边。

顾之洲听见她说:“那……等洗干净,可以再**一回吗?”

陶软也疯了。

她爱上了顾之洲,同样爱上了顾之洲给她的疯狂**,她在爱里得到幸福,也在性里得到了难以言喻的快乐。

顾之洲果然又**了她一回,这次陶软没有坚持住,在**过后就昏睡在了顾之洲怀里。

顾之洲没有射精,却把**拔了出来,轻轻亲着她的脸颊,对她说晚安,说我爱你,软软。

……

那一晚陶软做了个梦。

梦里枝繁叶茂,光影交错,朦朦胧胧间,她仿佛回到了那个被她遗忘了的小时候。

她看见了温柔且美丽的母亲,遇到了好看却阴郁的少年,想起了那个盛夏的零散片段,仓库角落,漂亮裙子,斥责,哭声,牵手和棒棒糖,刀刃和血污,还有无数模糊不清晰的破碎场景。

“阿洲!”

陶软从睡梦中惊醒,还不等心悸平复,就被顾之洲拥入怀中。

“是做噩梦了吗?”

男人的手掌温暖干燥,轻轻拂过她背脊的时候分外温柔,陶软呼吸急促,却到底还是在这份安抚里得到了拯救。

“别怕,我在呢,别怕,软软,没事了。”

陶软轻眨眼睫,握住了顾之洲的手。

顾之洲握着她的手摩挲,低下头,声音温柔,又问了一遍:“是不是做噩梦了?”

他们昨天折腾的太晚,虽然还没睡几个小时,但如今天却亮了,就着从遮光良好的窗帘里透进的薄弱微光,陶软看向顾之洲的脸,叫他的名字:“阿洲。”

“我在呢。”

陶软语气里染上了点委屈,像是撒娇又像是抱怨:“我梦见你不要我了。”

“我怎么可能不要你?”顾之洲亲着她,把她揉到怀里,力道大的像是要把她揉入骨髓,说了一遍又一遍的情话。

“我爱你,软软。”

“我只爱你,这辈子都没法离开你。”

……

陶软重新闭上了眼,用脸颊蹭了蹭顾之洲的颈窝,她没有梦见顾之洲不要她,只是忽然间想明白了顾之洲非她不可的缘由。

脑海里各种片段呼啸闪过,一片凌乱间,陶软又记起几个月前在学校的那条石板路上,她遇见顾之洲的那个早晨。那时她叫他学长,同他道谢,而顾之洲眉目温柔,把巧克力不经意间递给她时,云淡风轻的表象下分明掩藏着波涛汹涌的深情。

她早该看穿的。

后来陶软就作闹了几次。

都说感情经不起试探,可她偏要试一回。

从前她又乖又懂事,对顾之洲极尽体贴,可这一次,她开始任性,不再温柔,时不时无理取闹,总要跟顾之洲对着干,还会在半夜把顾之洲叫起,要他出去给自己买冰淇淋。

顾之洲当然发现了她的异常,但还是对她温柔呵护,百依百顺,异常耐心,连询问她到底怎么了的时候,眼底也满是柔情。

陶软差一点就缴械投降,但还是咬唇狠下了心。

第二天她去了酒吧。

舞池里放着噪杂震耳的音乐,闪烁的灯光迷离耀眼,陶软尝了口酒,放下酒杯,也跟着过去跳舞,她身段姣好,姿色过人,一入人群,自然有男人凑过来搭讪。

眼看着一只手就要轻佻地横在她腰间,却有一双熟悉的臂膀将她揽走,带她离开了这喧闹之地。

“你放开……唔……”

陶软被按在了墙上,熟悉的男人把她按在墙壁上深吻。

“唔……”

“软软,你到底在跟我闹什么?”顾之洲眼中终于满是怒气,过往的温柔仿佛要在顷刻间倾覆殆尽。

陶软像是要哭:“你现在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顾之洲抬着她的脸,看了她许久,才松缓了气息,尽量平静地跟她道:“我说过,软软,你怎么样我都喜欢,如果你能开心,那不管怎么折腾我,我都心甘情愿,可现在你明明不开心,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顾之洲捏着她下巴的手微微用力,语气也变得危险:“你不喜欢我了吗?软软?你最近这么折腾,难不成是想跟我分手?”

陶软故意激他:“如果我说是呢?”

顾之洲沉默了瞬,继而笑了。

他说:“可我爱你。”

“所以你不会放开我对不对?你会把我关起来吗?像囚禁金丝雀那样,把我锁起来,断绝和外界的全部联系,每天只能敞着腿,跟你**……”陶软说着说着就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掉,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顾之洲神色古怪地看着她,不知道该心疼还是该笑。

“你最近又看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我还不至于那么变态吧?”

陶软抹了把眼泪,大声凶他:“难道你还不够变态吗?”

陶软凶着凶着又哭了,声音也带了哽咽:“那么早就觊觎我,联合纪夏骗我,进到梦里玩我,还天天监听监视我,你工作不是很忙吗?到底是怎么做到每天360度无死角不停歇的盯着我的啊?”

顾之洲唇角笑意褪去,眼中终于有了慌乱:“你……”

陶软说:“你不会真以为我不知道吧?”

顾之洲手指发颤,没有回应。

陶软却追问他:“你怎么不说话?顾之洲,你为什么不说话?”

见顾之洲还是没回答,陶软就拽住他的领口,拉着他逼他直视自己,继续哭:“你说啊,还是说我戳穿了你,你就不要我了……”

顾之洲神色一黯,握住她的手,把她往怀里一带,又吻了下来。

这吻凶猛又热烈,结束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气息不稳。

“最近就是因为这个跟我闹?”顾之洲抵着陶软的额头问。

陶软软了音调:“我也不知道……”

顾之洲顿了顿,又问:“那你还喜欢我吗?”

陶软拿手指在他胸口画圈,不答反问:“难道你感觉不到吗?”

顾之洲握着她的腰,轻轻亲了亲她的额头,声音温柔:“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过去种种是我不好,我跟你道歉,以后……”

陶软打断他,拿手指抵在他唇上,摇头道:“我也不是要你改变什么。”

“那……”

“我只是想试试看你对我纵容的底线到底在哪儿……”

顾之洲反应了三秒,而后笑了,抬着她的下巴就在她唇上落下一吻,道:“软软怎么这么可爱?”

陶软辩驳他:“这算什么可爱?”

“很可爱,”顾之洲揉了揉她的脑袋,又问:“那现在你试出来了吗?”

陶软撇了撇嘴:“好像,不管我做什么,不管我闹什么,你都能接受,你只是不能接受我和别的男人走的太近。”

顾之洲把她往怀里抱了抱,拥着她道:“你做你自己就好,我说了,不管你怎么样我都喜欢,只要你开心,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配合。”

陶软心情平复了,也没再哭,却还是要刺激一下顾之洲,道:“那如果我想再找一个男朋友……”

顾之洲揉了把她的屁股,明晃晃的威胁:“你是不是真的想让我把你关起来?每天用锁链锁着,除了被我**逼以外什么都不能做……”

陶软恼了,从他怀里抬眼瞪他:“你果然这么想的对不对?”

顾之洲轻笑:“这办法还是你教给我的。”

陶软凶巴巴:“你果然是个变态。”

顾之洲抱着她,并不计较,只道:“你是我的,软软,但我不会限制你的交友,也不会干涉你的自由,我只要你的爱情和身心独属于我,除此以外,我别无他求。”

“你只是说的好听,”陶软看着他,戳破他的情话,“当初我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我爸跟我极力推荐这所大学,你敢说这跟你无关?你分明就是想要我来你身边,还说什么不会干涉我的自由?”

“我……”

陶软不让他说,继续逼问:“再有,如果我想去国外留学,暂时离开你身边,跟你谈异地恋,你真的会愿意放我走吗?”

顾之洲拧起眉头:“我可以把工作转移到你留学的地方陪你。”

“你看,”陶软抬着眼,看向他,语气笃定:“你就是这样掌控欲极强的人,你给我的自由只是相对的,你当然爱我,但是你根本不可能给我完全的自由。”

顾之洲没法反驳。

他拥着陶软的手臂不自觉地缩紧,面上出现与平时完全不符合的神色,而陶软看得出来,他在紧张,他生怕一句话说错,自己就会离开。

而陶软却在这个时候笑了。

她捧起顾之洲的脸,踮着脚,在顾之洲唇上落下吻,笑的娇美明媚,一改刚才的质问和咄咄逼人。

陶软说:“好在,我并不想要完全的自由,你能给我的相对自由对我来说已经足够,所以,我们是不是很般配?”

顾之洲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如果换作另外一个人,很可能就受不了你了呀,不能离开你身边,还要每天被你监控,一般人都受不了男朋友这样啊,”陶软停顿了一下,又话锋一转,“但我就会纵容你,我没有离开你的想法,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哪怕被你窥探**也觉得无所谓,所以,我是不是这世上最适合你的女朋友?”

城市的夜晚灯火辉煌,哪怕此刻他们在小巷,头顶也有昏黄的灯光,就着那灯光,顾之洲看见了陶软脸上挂着泪痕却对他笑靥如花的样子,于是滚烫的心脏在胸腔里蓬勃跳动,本就疯狂的爱意更是肆无忌惮的蔓延生长。

“软软……”

“软软……”

顾之洲抱着她,一下又一下地亲着她脸颊,叫着她的名字,陶软却推开他提醒:“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顾之洲闭了闭眼,把那汹涌的情绪压下,温柔笑了,他说:“是,我们最合适,我们最般配,你就是这世上最好的女朋友。”

陶软不等他说完就抱住了他。

“你以后要好好爱我。”陶软说。

顾之洲说:“我会加倍爱你。”

“那我也不跟你闹了,以后我们好好过。”陶软搂着顾之洲的脖子,仰着头讨吻,等得到以后就退开,转而去拉顾之洲的手,“回家了。”

顾之洲把她的手用力回握,应声道:“好,我们回家。”

陶软巧笑倩兮,又侧身去顾之洲耳边,同他说:“想快点回去,好跟你**。”

顾之洲没有停顿,可牵着她的手臂却骤然绷紧,眸色也变得浓烈幽深。

那一夜,陶软得偿所愿,又得到了一场由顾之洲给她的疯狂**,而这一次,陶软无比肯定,他们会一直相爱下去,直到地老天荒都不分开。

閱渎絟呅請椡:χrOúrOúWú.Cóм

--

nPo18.net 第141章 大结局:疯狂**

-

感觉本书好看的书友,记得把本站加书签哦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 我想你 碎花被小说网 www.suihuabei.net查找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站内强推 老师总爱我 和亲荒yin记 高门玩物 画风浓烈(禁断不伦很污慎入) www.n2qq 我的女儿为什么 言教授,要撞坏了_御宅屋 竹马哥哥太强悍_御书屋 18禁真人秀游戏 就爱X坏爸爸_御书屋 狼老公的到底有多长(、兽世) 快穿之报恩老男人_御宅屋 暖暖的奇迹穿越 招惹_御宅屋 系统让我做的那些事儿 父王是变态_ 欲佛(又名勾引禁欲和尚) 甜烂水蜜桃 强行宠爱  媚骨生香:情人的诱惑 娱乐圈之艳色妖精( 超)_御宅屋 上瘾[]_御宅屋 快穿之靡靡之音 蜜茶 糖心宝贝 名门娇妻 侵占 快穿之枕玉尝朱 花间事Ⅱ_御书屋 总裁别过来 喜欢上你 
经典收藏 在你心尖上起舞 宁北苏清荷小说在线阅读 小明的快乐生活 深宵 盖世战神之萧破天 王媛张刚 有你的人生 虎帅萧破天 (影视同人)勾引深情男主(出轨) 放纵的青春 兄长为夫 强欢 极品小老板 我想你 绝对服从 快穿节何在_御宅屋 红颜祸水 快穿之女配势要扑倒男主 最强狂兵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浪子邪医 神级狂婿 极品护花小村医 厂妹很疯狂 厂妹很凶猛 傻子的春天(程大川蒋素秋) 好色小姨 春野小农民 乡村欲爱 倾城一笑(苏小和老苏) 
最近更新 重生从泰坦尼克号开始 乡村小术士 男人三十 我绝世高人的身份被曝光了 国啤(秦东) 躺平的我一不小心称霸海贼世界 我是正经大明星 斗罗之九剑封天 p黛拉的烦恼 我的异世界剑圣老婆 发家致富从1993开始 胡言乱娱 乡村小医仙 都市仙尊归来莫海(莫海谢雨桐) 校花老婆她又软又甜 从街访开始的巨星 斗罗之农药李白 从霍格沃茨走出的征伐骑士 签到,我真是大明星啊 相亲后我成了警界男神 你可会一击致命的招式 三国之曹家逆子 四十那年正青春 我的钱庄连异界 从签到开始制霸全球 华娱之流量天王 桃源山村:我随身一个神级空间 都市仙尊归来莫海 女总裁的最强狂兵 序列玩家 
我想你 溪夕汐 -  我想你全文阅读 -  我想你txt下载 -  我想你最新章节 -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